吉高宁多大

吉高宁多大

程应旄曰:热利则烦,若得之利后而心下不□者,此为虚烦,乃余热乘虚而客于胃中发汗吐下后,虚烦不得眠,若剧者,必反复颠倒,心中懊□,栀子豉汤主之;若少气者,栀子甘草豉汤主之;若呕者,栀子生姜豉汤主之。窃谓肾主阖辟,肾间原气,人之司命,岂反轻于脾胃哉?

以上皆用药之大要,更详别证,于前随证治病药内逐旋加减用之。肺乃肾之母,以以上五脏补泻,《内经·藏气法时论》中备言之,欲究其精,详看本论。

而佐香豉汁合服者,借谷气以保胃气也。此曰:病正在心下。

 其经之脉,起于目锐,上抵头角,下耳后,循颈,行手少阳之前,至肩上,却交出手少阳之后,入缺盆。 凡服桂枝汤吐者,其后必吐脓血也。

予又以霞天膏加白芥子三分之二,姜汁、矾汤、竹沥造曲,治痰积沉痼者,自然使腐败,随大小便出,或散而为疮,此半夏曲之妙也。!风土异宜,自然气隔,古分南北二政,自今舆图,以河界南北,而江之东,关之西,可类从矣。

结胸者,项亦强,如柔痉状,下之则和,宜大陷胸丸。 南方丙热丁火,其气热,其味辛,在人以心、小肠、三焦、包络应之。

Leave a Reply